关闭
首页 > 文化探源 > 正文

“梅子贡”杯有奖征文、摄影大赛作品展13|茶香,飘溢在优美的河湾之上

时间:2021-11-09 11:23

                                 回望美丽的二十四“汇”

1

一条大河,弯弯曲曲,就像曲折的故事,总是意蕴丰富而耐人寻味的。如潜行腾挪的巨龙,在山岚云雨中盘旋穿行;似万般柔情的女子,纵然高山不解风情,依然深情萦绕,定要与那山峦,环环相扣、耳鬓厮磨。更像远行的儿女,依依难舍故土,一步一回头,不断留恋地回望爹娘,回望之间,留下二十四个美丽的河湾……

在鄂西北竹溪县的汇湾镇,人们把河湾叫“汇”,称二十四道河湾,为二十四“汇”。只有到了汇湾河畔,方能悟其妙。驱车行经汇湾河畔,你会看到,穿行大山、淌过深谷的汇湾河,其“湾”都是被高山“逼”出来、“挤”出来的。一条条山的余脉,伸进河道,恰如无数个争着饮水的龙头,如饥似渴地抢饮汇湾河的水,逼得河流改道,左右迂回,甚至回流倒转。

走进汇湾河畔,我对汇湾之“汇”,更推崇它的另一项含义,即山与水的相聚——右边,那山强横地侵入水道;左边,那水执拗地缠绕着山脉,组合起来,不就是一个“汇”字吗?

汇湾的内蕴和奥秘,又岂止一个“汇”字了得。二十四条入河的“龙”,争抢饮水,汇湾河惊骇之余,夺路而奔,激起了一排排击崖的巨浪,生出了倒峡排山的能量。于是,人们因势利导,在一个个“抢水”的“龙头”之间,筑起一道道大坝。那一道道大坝,并非要阻拦汇湾河水的“前程”,而是帮它蓄积更壮美的奔流,然后攒起一颗颗发亮发热的明珠——水电站。

换一个角度,却也可以说,这二十四“汇”,也是汇湾河仰止高山,“让”出来、“绕”出来的。悬河如瀑泻峡间,一水放出众山拦。汇湾河的每一段前行之路,都被大山阻挡。层峦叠嶂,关山重重啊。河水没有退却,它从容避让,无怨无悔,在众山之间左绕右拐,以九曲回肠的柔情,化出千回百转的风情……

汇湾河腾跃了二十四次,环绕了二十四下,回望了二十四眼,于是就有了人称的二十四“汇”。汇湾的乡亲们,把这二十四个美丽的河湾,取了一个同样美丽的名字,叫二十四个“望娘滩”,演绎出诸多美丽传说……这样的名字和传说,饱含当地人们,世代与汇湾河生息相依的情感。

汇湾河迂回穿行在崇山峻岭之间,一直是大幅度的跌宕起伏,却把山与水的依偎、山水与田园的错落、自然与人文的融合,用二十四道河湾的优美曲线,串缀起来。驱车汇湾河岸,透过路边婆娑的树木,所见的那些散布在河湾之畔、掩映在青山之间的村寨,是安详而美丽的,犹如桃源之境……

探秘梅子茶香的渊薮

2

汇湾河畔,山好水好,梅子垭上的茶更好。更有多则传说,赋予梅子贡茶浓郁的传奇色彩。梅子垭上有庐陵王的踪迹,住着卢俊义的后人?这是世代相传的口述历史,还是附会名人的讹传?

于是,走过汇湾河畔,来到汇湾镇小河口,稍微歇息后,我们确定了下一个目的地——梅子垭村,欲探寻那一脉茶香的渊源。

我们的探茶之旅,在拐过十几处上山的弯道后,终于攀上山顶,抵达梅子垭村。村口有一红墙院落,传统的歇山式门楼,颇为气派:四根红色大圆柱,三开重檐,展开如翼。门柱上金黄漆底、隶体黑字的一副对联,十分大气地显现梅子贡茶享有的穿越时空的美誉:“长江三峡水,楚地梅子茶”,横批“贡茶山庄”。

站在“贡茶山庄”门口,但见满目巍峨青山,寂寞安然,起伏叠翠。散布其间的茶园,如一条条绿色的飘带,披覆于远近坡岭。大山在西南方,留出一个山岚习习的缺口,伫立三两户白墙黑瓦人家,正是梅子垭的所在。

3

前往梅子垭垭口的中途,路右突现一亭,黄瓦红柱飞檐,亭名“贡茶苑”。亭边立一石碑,碑上竖行铭文——“梅子贡茶传说”,吸引了大家探究的目光。其内容,除前文所述梅子贡茶的有关传说之外,还提到了更早的渊源:“《尚书》、《华阳国志》载武王即克殷,以其宗姬于巴,爵之以子……漆、荼(即茶)、蜜,皆贡之’……” 那么,这一带种茶和进贡茶叶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先秦商周时代。

在“贡茶苑”亭上,萦绕心头的一个疑问更加强烈了:梅子垭远离通衢,这样一个今日尚需艰难攀爬才能抵达的高山之巅、深山之陬的所在,真的印过唐代庐陵王李显的足迹吗?

听到我的疑问,同行的梅子垭村村书记梁仕华,说出了一个令我们兴奋的信息,那个更高的山垭叫“分水巷”,就是古盐道。古盐道以大宁盐场(今重庆市巫溪县大宁河畔宁厂镇)为原点,呈散射状,分别往北、东北、东、东南四方,通向陕南,以及湖北竹溪、竹山、房县。其中一路,从巫溪北上丰溪、泉溪,再往东北翻山越岭,下至汇湾小河口,经汇湾河、堵河,东去竹山、房县。这条利用了水道,因而更加便捷的盐道,正好穿越梅子垭。

庐陵王李显,是在公元684年年初,被武则天废黜帝位、贬为庐陵王后,于当年五月—个收摘春茶的暮春时节,踏上流放之路的。那么,这位落难的大唐帝王,一路行止的流放足迹,会不会踏上这条古盐道呢?

相关史志的一种说法是,李显流放房州,途中有韦皇后相伴,更有随从、押送兵将一干人众,最宜择近道、走大路、选水路,翻越秦岭,南下汉中、安康、平利, 踏上盐商、盐挑夫的足迹,到汇湾小河口上船,走汇湾河、堵河的水道,过竹山,抵达古代鄂西北的腹地——房州(今房县)。

李显经此路径,符合盐道是古代秦巴楚毗连地域主要道路的历史背景,也符合当年追求便捷、利用水道的择路原则。这样,庐陵王李显就有可能翻越分水巷、梅子垭,在1320多年前的那个暮春时节,循着垭上的茶香,寻进村落,在山民家中歇脚、“打尖”,以茶解暑……

寻访英雄卢俊义的后人

梅子垭后的山湾,藏几户山村人家,皆砖砌平房或楼房,唯一一幢土墙石瓦旧房,住的正是卢氏人家。这是留在祖居地的卢家后人中的一户,主人叫卢传贵。卢家其他兄妹多人已散居村子其他地方。

老卢须发斑白,年龄50多岁,肩宽背厚、臂长面阔的粗犷外表,直言耿介的言谈,让我不由想到他们这一脉卢氏家族传说中的祖先——千年之前水泊梁山上那位“相貌丰伟、武艺高超”的“玉麒麟”卢俊义。莫非,今日梅子垭上卢姓族人的身上,真的尚有北宋末年一代枭雄的遗传基因?

老卢把我们引到屋后,指点卢家祖居所在。一片蔓荆荒蒿覆盖的200多平米的平地,从其规模,以及几处长了苔藓、做过屋基的石坎隐约显现的轮廓看,确乎是一处废弃已久的宅基。在老卢的引介下,在这片废墟西头的山脚下,更有惊喜的发现——那里有一口毛石筑砌的古井。老卢说,这井是他们卢家祖先迁居此地伊始,开掘砌成的。

4

古井不波,却依然清澈,还透着碧绿的亮泽。古井井口,并非完整的圆形,在井口外侧,有一个直径一尺左右的光滑圆形缺口,整个井口变成了椭圆形。原来,村民用木桶打水,木桶与井沿的青石板,不断磨擦,年深日久,硬是在井口外侧,磨损出一个圆形缺口。有行家凭此估算,此井至少有千年历史。

尤为神奇的是,老卢介绍,煮此井井水,沏泡梅子垭上卢家先人种植的古茶园的茶叶,会出现茶叶倒立杯中的奇特现象,且茶水格外清香,并有治肚痛的奇效。我怦然心动,隐约感觉自己,似乎已触及梅子贡茶的深层秘密。

5

今日梅子垭上,确有一处围以砖墙和铁栏、被精心呵护的茶园,内有数十株苍劲的古茶树,依然青枝绿叶,年年发嫩芽、供新茶……按我们访谈的梅子垭上多位卢家后人的说法,这数十株古茶树,是这一支卢姓族人的先祖,从“南京”流亡到汇湾梅子垭伊始,用带来的一包茶种,点种之后培植出来的。这一家族故事,据说,详细记载在他们这一卢姓宗族支脉的《卢氏家谱》中。

梅子垭上卢家自称为卢俊义后人,与述其祖先来自“南京”,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大宋宣和遗事》是水浒的雏形,《水浒传》的主要人物情节基本来自此书。卢俊义的历史原型叫卢进义,他“生于北京,长在豪富”“祖居北京人氏” ……世代居住大名府,其族又是富豪,故家族庞大,分支庞杂,在北宋末年的“北京”大名府,乃至“南京”应天府的城乡,应多有卢俊义的家人和族人。

那么,笔者猜想,也许是因为卢俊义反上梁山之后,大名府的卢俊义家人及族人惧怕“株连”之罪,为避祸,而先南迁应天府,再远徙鄂西北,最终在汇湾河畔、梅子垭的高山之巅,隐居起来……

遥想当年,一场家族灾难和民族离乱,迫使梅子垭上的卢氏先祖,逃离中原沃土,舍家别业,他们竟然珍藏一包茶种,千里迢迢带到梅子垭,并培植起来,令梅子贡茶的品质,获得优化与提升,经过多年的培育和经营,终于发育出今日梅子贡茶这株茶业奇葩。

历史无情却有情。千年沧桑,世事动荡,令祖居化作废墟,族谱无奈遗失,但梅子垭上的这支卢姓人家,依然记住了那些难忘的家族故事,传承下家族的血脉和人文传统。这是鄂西北乡民生息繁衍的经典缩影,是遗落在大山的皱褶间、泥土里的民间文化的珍藏,更是鄂西北难以磨灭的记忆。

责任编辑:邹颖颖 竹溪新闻网编辑部:0719-2729868
【竹溪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竹溪新闻网"、"来源:竹溪论坛"或"来源:今日竹溪"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竹溪县融媒体中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竹溪县委机关杂志社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竹溪新闻网注明"来源:XXX(非竹溪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2729868 0719-27226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