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首页 > 文化探源 > 正文

“梅子贡”杯有奖征文、摄影大赛作品展12|梅子贡 我的梦

时间:2021-09-28 15:52

  

图片1

清晨,我倚靠在贡茶苑的石栏杆上远眺,那纯白如牛乳般的云雾自由自在的漂浮在梅子垭上空,一缕一缕地浸润着每一棵茶树。春风从老桂花树那边吹过来,携着千年茶树独特的清香扑鼻而入,喜悦从心底油然泛起。身后的树林子里,传来不同的鸟鸣声,高音低音,清脆婉转,你啼它和,这是鸟儿们春天的演唱会,天天这般热闹,令梅子垭的早晨更显幽静。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我在等待吴爷爷的到来。吴爷爷是县里请来的茶叶技术专家,是爷爷的“朋友”,也是梅子垭村所有茶农的“朋友”,一辈子研究茶叶的吴爷爷满腹经纶,让我崇拜不已。“长大做一名茶叶专家”成为我心中的理想。

爷爷是梅子垭村的老茶人,我们这一家人十分酷爱喝茶。小时候,我最喜欢看爷爷喝茶的样子,端起搪瓷缸子,嘴唇撮起,“嗞”地一声,茶水吸入口中,闭着眼睛很享受的样子,慢慢咽下茶水,砸吧一下嘴巴,就这样一小口一小口啜饮着,那神情,犹如品尝琼浆玉液一般。好奇的我曾问过爷爷为何这般爱喝茶,他告诉我:“一叶茶有一叶茶的香,要一小口一小口地喝,才能感受到咽下苦涩后的甘甜,若喝得太快,是无法品味出茶水入喉时的一丝丝甘甜之味。生活也一样,要慢慢用心去品,细品,才会发现,再苦的日子,其实也有它的甜处。当然,这些要等你长大了才会明白。”

这时,爷爷来了。

68岁的爷爷,头发黑黝黝的,浓浓眉毛之下的双眼炯炯有神,看不出一丝浑浊,脸上的皱纹也很少。爷爷不仅喜欢喝茶,还喜欢用茶叶水清洗头发。爷爷的这个习惯,是跟他奶奶学来的。自家屋后那些茶树,就是太爷爷亲手插栽下的。据爷爷介绍,他的奶奶一生最爱喝茶,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喝一杯热茶,然后用泡好的茶水洗脸,待98岁去世时,圆润的脸上皮肤白皙,如婴儿般嫩洁,很少有白发。爷爷觉得那是一辈子喝茶的原因,尤其是枕着用茶叶残渣做的枕头,从不头晕头痛。

那天,爷爷讲起了童年故事。六十年代初期,从家里到茶山没有路,他的爷爷便带着全家人去修路。“人要有‘逢山开路,过河架桥’的愚公精神!”这句话是爷爷的祖辈常给儿孙们念叨的家训。修路时要斩荆披棘,砍树挖方,要把开挖的渣土树木拉走,在没有车辆运输的年代,家里的老黄牛成了主劳力,由于超负荷运作,老黄牛最终累死在这条路上,太爷爷留下了伤心的泪水。他发誓,一定要把这条茶山的路修通,要让老黄牛死得值得。

图片2

宁死一头牛,也要修通采茶路。这是梅子垭村老少皆知的真实故事。那时的茶,都是私人种植的,没有名字。多年后,各乡镇“村村通公路”项目实施,老茶山的路也扩宽修成水泥路了。公路修到家门口,不仅方便了梅子垭上的村民出行采茶,更方便了村里人卖茶致富。

自从当地专业合作社进行茶叶地流转以后,住在梅子垭村的农户,不仅自家的茶园有采茶的收入,而且每亩茶叶地还多了流转费。这一措施真可谓是一举两得,既增加了村民的收入,又有效地管理了茶叶基地,振兴了乡村经济的发展。从此,梅子垭茶叶成为汇湾镇梅子垭村民幸福生活的依托。

小小的绿色茶叶,改变了茶农们的生活,让太爷爷那辈人心中的愿景得以实现,坚持种茶树,做茶,让家乡绿茶走出大山,造福乡民。

图片3

一丝晨风撩起我的秀发,脑海里又浮现出了那温馨的一幕。

我头昏脑胀地躺在床上,脸颊发烫,四肢无力,口干舌燥。爷爷赶紧冲泡了一杯浓茶递给我,我接过杯子时,发现茶水里多了两片生姜,生姜和箭茶一起浸泡,是爷爷的绝招。

我喝完生姜茶,出了一身汗,贴在身上的衣服湿透了,身子骨却特别轻松,没有酸痛感。爷爷还不罢休,又给我端来一盆热气腾腾的姜茶水,要我泡脚。奶奶笑眯眯地说:“姜和茶叶熬水泡脚,可以驱寒祛湿。这话可不是我说的,是你吴爷爷说的哦。”

我乖乖地从床上爬起来,把双脚浸泡在姜茶水里,一股姜茶的香气钻进双足,沸腾着血液,刺激着末梢神经,令我的双腿发热,这股热流再向上经肺腑到大脑,冲开皮肤上的毛孔,身体由内向外散发着姜茶的香气,顿时感觉全身筋脉通透,立马神清气爽。经这一喝一泡我已觉得自己感冒完全好了,爷爷却还让奶奶给我煮茶水稀饭吃,说是要把感冒斩草除根。奶奶抓一大把箭茶浸泡在开水里,十分钟后,奶奶将茶叶过滤去渣后,用茶汁水煮稀饭。我吃了两大碗香喷喷的茶水稀饭,又蹦蹦跳跳地去茶山采茶了。

云雾散去时,伸向山脚下的公路上,吴爷爷乘坐的车来了。

吴爷爷来到梅子垭古茶树的亭子里,很快就被一群茶农围住。吴爷爷开始给茶农们讲解种茶和采茶的知识。“梅子贡茶,氨基酸和茶多酚的含量比较高。它不仅可以喝,还可以吃。”当听到吴爷爷说这句话时,我赶忙冲着吴爷爷说道:“茶水煮稀饭,我就吃过。”“用茶水煮粥,茶和米的香气融合,是一种口感绝佳的美食;再者,竹溪的米和茶叶生长于无污染的天然氧吧里,经熬煮,它们不同的营养元素相融合,那可是一道上乘的滋养身体的食疗啊。”吴爷爷这样告诉茶农们。在场的人们听到这个偏方,唏嘘不已:“茶叶与生活,骨肉相连啊!”

我喜欢喝茶,更喜欢采茶。因为采茶时,我双手在茶叶间翻飞如蝶,我感觉自己不是在采茶,是在跳着采茶舞。那天,我采了三斤多芽茶。验收时吴爷爷说我采的鲜叶,长短均匀,无散叶,红斑……,完全达到箭茶采摘要求。吴爷爷把随身携带的一本《茶经》,作为奖励送给了我,并鼓励我长大之后做一名出色的茶艺师。

夜晚,我抱着《茶经》,进入了温馨的梦乡。

梦境里,梅子垭山笼罩在云雾里,漫山遍野的茶树绿油油的。百年古井里,倒影着苍翠的青山。千垄万垄茶树在晨风的吹拂下,噌噌地冒着新芽。

图片4

我坐在亭子里,专心沏茶。茶香阵阵,沁人心脾。我的旁边,坐着一位披白纱着粉裙的女子,她纤纤玉指在古筝上弹跳着,如泉水般,叮叮,咚咚,在山间流淌回旋。这是“竹溪县第九届采茶节”的活动现场,我成为了这届采茶节上优秀的“茶艺师”。

爷爷站在梅子垭的老桂花树下,手里端着一杯茶,呷上一口茶,抬眼望远,那清亮的眼神里有他那一辈子爱喝茶的奶奶,还有为茶山修路而失去老黄牛的爷爷,如果他们还活着,看到梅子垭村的茶叶,让今天的竹溪成为全国有名的“贡茶之乡”,该有多高兴呀!

一股淡淡的春风,从梅子垭的山岗上悠悠飘过来,风里尽是茶香。我对着远山,满心欢喜地说:“梅子贡,茶艺师,我的梦……”

责任编辑:邹颖颖 竹溪新闻网编辑部:0719-2729868
推荐阅读
【竹溪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竹溪新闻网"、"来源:竹溪论坛"或"来源:今日竹溪"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竹溪县融媒体中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竹溪县委机关杂志社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竹溪新闻网注明"来源:XXX(非竹溪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2729868 0719-27226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