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溪新闻门户——欢迎进入竹溪新闻网!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在线投稿
新闻中心视频中心乡镇频道部门频道
文艺频道信息超市理论频道大美竹溪 健康频道网友社区旅游频道民生频道
新闻热线: 0719-2729868 广告热线:0719-2729868
朝秦暮楚地自然中国心
当前位置:>文艺频道>文学学术

烟花之痕

时间:2018-03-12 11:41

正月初的溪城客运站熙熙攘攘、人头攒动。空气中混杂着烟味儿和泡面味儿,充斥着大人的吵嚷声和小娃儿的哭闹声,背着大包小包的形形色色人群,连带着他们制造的这些味儿、这些声,一并将原本宽阔的候车大厅挤占得水泄不通,这是客运站独有的气息。

对于像义六这样刚刚在家过完春节就得独自远行的人来说,这样的场景、这样的时候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心情。

义六和往常一样,规规矩矩地对号找到自己的位子,这样可以省去因为座位纠纷而浪费不必的口舌。对他来说,这也算是闹中取静吧。

车上的人慢慢多起来了,义六见身旁的位子始终空着,便把提包放了上去。开车还有五分钟,检票女人开始催促了:“没检票的赶紧检票,搞快些,车子要开了……”

陆陆续续的又有人上了车,最后上车的是个姑娘,很白净、很秀气。姑娘从前往后看了一眼车厢,座位好像快满了。义六下意识的把手伸向提包,像是要把包拿开,但是伸过去的手又放松了,他试图掩藏自己的心理活动,佯装镇静地坐着。

“这儿有人吗?”姑娘走到他身边。“……没有”义六尽量说得漫不经心。姑娘随即取下肩上的挎包,义六这才把提包拿开。事情正像义六刚才隐隐希望的那样,姑娘坐在了他身旁。

义六用余光打量了一番身旁的姑娘年龄比自己略小,大概十八九岁的样子,头发长长的,很顺,面目清秀,穿淡粉色长外套。时间在漫长焦躁的等待中终于走到了发车时刻。车载电视播放起凤凰传奇的MV,义六没看电视,这与他无关,或者说此时他根本没心思看电视。

客车爬了一段斜坡离开车站,开上了宽阔的鄂陕大道。忙碌的行人、簇拥的楼房,一并飞驰着划过车窗。他靠窗坐着,摆出一副遥望窗外的模样,藉此缓解尴尬。

“你到哪儿啊?”姑娘说话了

“到荆门”,义六说“你呢?”

“我到梅州,在荆门转车,我还要去沙市……也不知道到荆门几点!”

腼腆的义六向来不善言谈,在陌生姑娘面前更是倍显拘谨,刚才简单的谈话让义六感觉到了这是一个阳光活泼的姑娘,姑娘的落落大方无形中增添了义六的勇气。尴尬的气氛不知不觉中没有了,义六和姑娘接着聊,话题从询问彼此的去向开始转向其他。

“我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坐客车到荆门……估计晚上九十点到吧!你在梅州上班?

“嗯,还不到一年呢……”

“我在荆门钟祥上班也只有一年多……”义六说。

姑娘一边说话一边从包里拿出几袋零食来,随即递了一袋给义六,那是盐津杨梅。义六怔了一下,想到自己上车竟什么也没带,身旁姑娘把好吃的东西给他这个素不相识的人,让他有种“无功不受禄”的感觉。

姑娘见义六并没吃,便说道:“你不喜欢,还是怕酸啊……”

“不是,挺好吃的……”义六正看着姑娘把一粒好看的殷红杨梅放进同样好看的薄薄的红嘴唇里有些出神,这一问,便慌乱作答了。

“你还没吃呢!就知道好吃啊?”姑娘说完一笑,他发现,姑娘笑得样子很好看。

义六打开杨梅,放一颗在嘴里。真的很好吃,有点酸、有点甜,很清爽很自然的味道,像呼吸到的清早清新的空气一样。

客车远离了县城,行进在去往荆门的路上。这是长途车,车程至少十小时,路上一般不停车让乘客用餐。只是在路途固定的几个地方稍停,以供乘客方便、客车加水。

姑娘说,杨梅清清凉凉的,晕车吃一点会好些。时间悄无声息的过了两三个钟头,他们的谈话天马行空,慢慢的就像两个认识了很久的人。姑娘说,她头晕。他想,肯定是晕车了。“要紧吗?……靠着歇会儿吧,走的有一半路了。”其实义六也不知道走的有没有一半路。

姑娘靠着座椅闭目休息,他看到姑娘的睫毛很长,红润的脸因为晕车不适而显得有些苍白。

姑娘靠着座椅,义六也靠着,他晕晕的看车外的风景,单调冗长的发动机轰鸣声伴奏着旅途下午漫长的颠簸。那是旅途特有的状态,晕晕的,漫无边际的想一些事情。车到南漳的时候,义六下车买了水,问店老板要了几只方便袋。姑娘晕车厉害。他帮姑娘拍背,“吐了会好些!再坚持坚持,路程不远了……”他把水递给姑娘,姑娘漱了口。客车转弯的时候,姑娘会和他靠得很近,有时直接就靠到了他的肩上。他能感觉到姑娘臂膀的柔软,闻到姑娘发丝散发着的香味。后来姑娘就趴在义六腿上的行李包上睡了。

他感觉姑娘像个妹妹,姑娘的身子很轻,恰到好处的重量压在他腿上,一弯浅浅的眸子微闭着。姑娘这一觉睡了好久,姑娘一定做了梦的,会是怎样的梦呢?这个十八九岁的姑娘,给了他美好的旅途这一回,晕晕的他没有晕车他似乎喜欢这样的氛围,就像时光停滞,被一种晕晕的感觉包围着。

义六看时间,六点。天色已黑,路边的人家点了灯。这是正月的夜晚,年味儿犹在,对他们两个早早离家的人,异乡的花灯焰火只能徒增心中惆怅。他不知道姑娘会梦见什么,还是微微的闭着眼睛养神小憩呢?南漳过了,荆门不远了。

 义六想起这样一首诗来:“君家何处住,妾住在横塘。停船暂借问,或恐是同乡。”他和姑娘真的是同乡。一个兵营罗汉湾,一个新洲吴家湾,汇湾河的脉脉清水牵连着的两个地方。同乡,因此有了某种归依感的名分,特别是在离家渐远的时候。姑娘醒了,义六这才活动了一下早已发麻的双腿。姑娘说,她姐姐在那儿等她。“我睡了好久,这是哪儿啦?”“快到荆门了,睡会儿好些了吧?”

 荆门——路途的终点。客车穿过灯火辉煌的闹市,八点四十左右到达了荆门长途汽车客运站。

下车的时候,义六和姑娘短短的走了一程。夜风有些冷,在这个四周已满是异乡口音的街头,他们的方言交谈让义六感到了些许温暖。他想起了问姑娘的名字,姑娘俏皮地说:“手机给我用下吧!”“哦,给……”姑娘按了一串号码,几秒钟后,姑娘的手机响了。姑娘说,“就到这儿了,我姐姐就在前面等我。今天谢谢你了……”说完,姑娘走了,留一个挥手的姿势。

姑娘走了,义六也要走了,姑娘去沙市,他去钟祥。那晚,义六找了一家旅馆住下。十点钟的时候义六收到一条短信:“我叫杨梅,我在姐姐的车上。”

义六看着那包没有吃完的杨梅,一颗颗殷红温润,或许是因为一直拿在手上的缘故,居然有了几分暖意。他把它们收起来,装到了背包的最里层。窗外车水马龙,灯火接天,正月初的荆门之夜真的好美。

烟花美丽绚烂、此起彼伏。无尽的夜幕中,绽放、湮灭,转瞬之间。义六想起那个叫杨梅的姑娘。还有那个她要去的,叫做梅州的地方。梅州——遥远的彼岸,义六的脑海中渐渐浮现出一只船的形象来,仿佛那是多年前,在义六家门前匆匆而过,顺汇湾河而下的船。今日的这一程不正像一次短暂的同船吗?那船去了哪儿呢?何时会归?义六不知。那个旅馆的夜晚义六想了很多事情。

“老公,有啥好看的,快把窗关了吧!”义六看着窗外夜空的烟花出了神。恍惚之间,那个荆门的旅馆之夜已经过去了八年。(李代辛)

责任编辑:李艳敏 竹溪新闻网编辑部:0719-2729868
上一条: 人生如登山
下一条:
【竹溪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竹溪新闻网"、"来源:竹溪论坛"或"来源:今日竹溪"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竹溪县委机关杂志社,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竹溪县委机关杂志社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竹溪新闻网注明"来源:XXX(非竹溪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电话:0719-2729868 0719-2722699

相关阅读
今日推荐
热点专题
图片新闻

59558PICDub_1024

59558PICDub_1024 拷贝

关于我们 - 新闻中心 - 网站团队 - 人才招聘 - 广告业务 - 网站地图 - 在线投稿 - 合作伙伴 - 客户投诉 - 数字报订阅
电脑版 触屏版
竹溪县委机关杂志社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严禁复制本站内容或建立镜像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719-2722699 E-mail:jrzx2699@sina.com 
电话:0719-2729868 E-mail:jrzx2699@sina.com 
地址:十堰竹溪城关北大街 鄂ICP备08105734号 鄂新网备1007-0002

鄂公网安备 42032402100114号